新闻中心NEWS
行业新闻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成都武侯区安置房PPP建设新模式:建设费用下降16.6%

新建万兴路快速通道、武侯新城快速通道两条出入城道路;建设环城生态区九花新型社区、新苗新居和三河新居等近70万平方米安置房项目……四川新闻网记者从成都市武侯区获悉,该区率全国之先,制定实施《成都市武侯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暂行管理办法》,采取PPP政府和社会合作新模式,推进城市道路和安置房等市政设施建设。

作者:戴璐岭 来源:四川新闻网

引入社会资本 破解“钱从哪里来”问题

“传统的建设模式,政府是项目投资主体,政府要在项目建成之后,付给施工方95%的工程款,资金压力相对较大。”武侯区建设局副局长谢旭告诉记者,按照传统模式,建设万兴路和武侯新城快速通两条道路,预估需要资金5.1亿元,工期为10个月左右,意味着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区财政要拨付近5亿元的资金。

“财政预算有限,一下拿出那么多钱,压力不小,但老百姓想改造道路的意愿已经很迫切了。”谢旭介绍,两条快速通道分别位于西三环路内外,建成后将成为成都西边两条出入城“纵向射线”,缓解西南片区交通压力。

围绕“钱从哪里来”问题,武侯区积极探索政府与社会合作新路子,武侯区出台了《成都市武侯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暂行管理办法》(下称办法),明确采取PPP模式,推动项目建设。

“根据《办法》规定,投资额不低于一亿元的项目,可选择PPP模式。”武侯区发改局党工委副书记杨冬告诉记者,《办法》按性质将项目划分为经营性项目、准经营性项目和非经营性项目三类,分别就相应的操作模式做出了详细规定。非经营性项目是指缺乏“使用者付费”基础、主要依靠“政府付费”回收投资成本的项目,如旧城改造、市政基础建设等,可以通过合理确定购买内容选择政府购买服务或政府资源补偿等方式。

“两条快速通道和环城生态区安置房项目就属于非经营性项目,其中两条快速通道就采用了BLT建设方式。”杨冬说。

在两条快速通道建设的项目书里,对“BLT”这样解释:BLT模式即 “建设一租赁一移交”模式,引入社会资金投入项目建设所需的全部资金,建成之后,政府按照合同每年付给投资者租金回报,租赁期结束后,整个项目完全归政府所有。此外,《办法》还对项目的确立、采购、实施、保障等方面做出了详细规定。

择优选择社会资本 建设费用下降16.6%

PPP模式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在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领域建立的一种长期合作关系。杨冬介绍说,PPP模式能够成功的重要因素,应重点聚焦在第三个“P”的内涵,即政府和社会资本之间怎样建立“合作关系”,以及建立怎样的“合作关系”。在《办法》中武侯区首先明确了利益分享、风险共担和交易公平、诚信守约两个基本原则,确保合作各方达到较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

在项目的具体实施过程中,《办法》对也做了程序上的优化和创新。例如第十一条“施工投资控制额”中规定:根据工程建设项目的性质和特点,情况特殊的工程建设项目,项目实施机构请报区政府批准后,施工投资控制由项目建设管理单位(项目实施机构或项目公司)全面负责并直接进入审计程序。

在“武侯新城快速通道”招投标过程中,共有43家单位报名,其中8家全国范围内的国有大中型企业递交了投标保证金前来竞标。武侯区根据《办法》以建设成本、利率、还款周期等因素为“考核指标”,通过竞争,最终,济南城建集团有限公司凭借工程建设费用下降16.6%、在银行基准利率上“0上浮”、分四年支付租金的“微利条件”,成为中标单位。

这个结果超出了武侯区启动该项目的期望值。“没想到会有单位愿意让利将近17个百分点。”谢旭说,能够取得这一成绩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办法》的第十一条规定。

“一般建设项目,施工方的利润在20%左右,此次让利后,利润确实缩减了不少,但还是有近4个点的盈利,更重要的是,这是开拓成都市场的第一步。”济南城建集团有限公司成都项目负责人黄昱说。

一拍即合,对于武侯区来说,PPP模式不仅缓解了资金压力,还可以节约项目成本。

政府购买服务 企业收益相对稳定

在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武侯区正“摸着石头过河”。

杨冬说,深入到技术层面,PPP模式在具体项目上,合作双方应当充分考虑项目涉及的政策与法律风险、行业风险、技术风险、投融资风险、商务风险等全部可以预判的风险,并根据政府和社会资本的“专长”及风险的本来属性来确定的风险分担机制,这才是PPP合作成功的基础。

以武侯新城快速通道建设为例,“传统的建设模式,是先做好设计、出图纸、评审出造价后,才进行招标,但这个过程往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采用PPP的方式,可以同步进行设计和施工招标工作,节省工程建设周期,大大缩短整个项目时间,但在工程造价控制上却存在一定的风险。”谢旭认为,“如何科学合理有效的控制工程造价是最大的难题。”

按照《办法》,在项目开标不久后,即引进了四川志和工程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监管机构,对施工单位进行“跟踪式监管”。

“施工方要根据图纸报价,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清理这份报价单,哪些报价不合理,给出建议。”四川志和工程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勇说,目前施工方的报价还没出来,但公司已开始根据图纸做报价表,届时两份报价单一对比,就能查出“水分”。

“倘若建设过程中,出现要调整的地方,我们会考量这个调整值不值得,此外,施工进度、施工材料等等,都属于监管范围,如果出现不合理的现象,我们将及时组织三方协商。”刘勇说。

“PPP其实是一种投融资模式。”杨冬说,这种融资形式的实质是政府通过给予企业长期的特许经营权和收益权来换取基础设施建设,以解决政府的财政困难。制定《办法》的意义在于,改变之前的信用融资来解决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产品供给的思路,把精力集中到考察和确定合适的社会资本、如何就PPP模式合作风险分担与社会资本进行谈判、如何更好地去平衡商业利益和公共利益方面。

在杨冬看来,对企业而言,PPP模式也会带来巨大的商机。虽然PPP项目前期投入大、投资周期长,但后期收益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出现,相对较稳定。